扫黑除恶专栏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扫黑除恶专栏

批捕638人 宁波检察机关发布扫黑除恶“成绩单”

发布时间:2019-06-17

微信图片_20190617145627.jpg    6月17日上午,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一年半以来,全市检察机关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参与专项斗争取得的阶段性成效以及下阶段工作安排,并发布了一批典型案例。浙江日报、宁波电视台、宁波日报(甬派)、宁波晚报、宁波经济广播、检察日报宁波记者站等媒体记者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微信图片_20190617145636.jpg

微信图片_20190617145638.jpg


全市检察机关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基本情况

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全市检察机关共批捕涉黑犯罪嫌疑人35人,起诉967人;批捕涉恶犯罪嫌疑人603人,起诉54290人;受理 “保护伞”23人,起诉19人;向有关单位移送涉黑涉恶犯罪线索97条;移送“关系网”“保护伞”线索89条;向有关单位制发检察建议18份。2起案件被评为全省检察机关扫黑除恶精品案件和优秀案件,工作经验在全省检察系统专题会议上作交流。

典型案例

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郑敏通报典型案例。

01

【市院】徐栋杰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关键词:打准打实、依法严惩、“打伞破网”、典型案例


向上滑动阅览

徐栋杰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徐栋杰2006年刑满释放后在北仑区开酒吧,至2015年期间,大量吸收社会闲散人员或有前科人员,形成以其为首,以魏明义、余斌、董慧等18人为骨干成员、积极参加者或一般参加者,层级分明、结构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被告人徐栋杰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开设赌场、实施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聚敛了大量财富。徐栋杰指使手下为工程纠纷、打击报复举报人等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40余起,造成1人死亡、1人重伤、8人轻伤、多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徐栋杰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以及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在北仑区称霸一方,致使合法利益受损的群众不敢举报、控告;通过实施强迫交易、非法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对北仑区渣土泥浆清运行业形成了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宁波市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9月9日以徐栋杰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职务侵占罪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1月9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上述罪名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徐栋杰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等判处被告人魏明义等有期徒刑十六年至二年四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五十八万元至六千元不等。宣判后,徐栋杰等被告人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该组织以酒吧招募保安为起点,发展成人数众多、层级分明、结构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典型性;为一己私欲或打击报复相关人员等,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为扩大组织势力,巩固组织经济基础,以开设赌场、非法经营、强迫交易等行为攫取数千万元非法利益;该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在北仑区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人民群众对该组织产生严重的心理畏惧,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秩序,是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在办理该案过程中,深挖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和腐败问题,已有14人因涉及该案被法院以犯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受贿罪等判处一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最大限度地挤压、铲除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当地滋生蔓延的空间和土壤。该案也是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浙江省内第一个二审维持死刑判决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并被评为2018年浙江省检察机关扫黑除恶精品案例。


02

【海曙】蔡冲明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关键词:把持基层政权、“打伞破网”“打财断血”


向上滑动阅览

蔡冲明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

2009年至2018年,被告人蔡冲明利用自2001年起长期担任本市海曙区高桥镇藕缆桥村党支部书记的职权及自身影响,侵占村集体资产,垄断村级工程,强行向企业收取高额工会费,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用于建造公寓楼对外出租,非法收取夜宵摊摊位费,收受贿赂,以聚敛个人经济利益。并指定组织成员担任村委会主任、治保主任、文书、护村队员,将部分村级工程指定给组织成员,逐渐在该村形成以被告人蔡冲明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通过干扰破坏村里选举活动,以及打骂、报复举报其违法行为的村民,长期把持藕缆桥村基层政权,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犯罪活动,欺压、残害群众,在藕缆桥村造成重大恶劣影响,使当地群众产生巨大心理恐慌,严重破坏了藕缆桥村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海曙区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4月4日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罪名将蔡冲明等9人向海曙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目前该案正处于法院审理阶段。

【典型意义】

该案是宁波市首例把持基层政权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点在农村的体现。海曙区人民检察院充分发挥检察职能,组建专案组提前介入,积极引导公安机关补全补强在案证据,并建议公安机关查封扣押蔡冲明名下涉案的巨额财产,有力摧毁了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基础。同时坚持深挖彻查、纠根起底,使蔡冲明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数额从较大提升至巨大,办理过程中向海曙区纪委监委移送保护伞线索8条,体现了检察机关深挖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关系网”“保护伞”的决心。

03

【宁海】刘天欢等18人诈骗、非法拘禁等案

关键词:套路贷、恶势力犯罪集团


向上滑动阅览

刘天欢等18人诈骗、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赌博案

【基本案情】

2013年年底至2018年1月期间,以被告人刘天欢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假借民间借贷之名,以“行业规矩”为由要求借款人出具比实际本金高出1至3倍的借条,并让借款人当场持借条及现金拍照。借款利息一般为月利率15%至30%不等,借款人取得借款时要被扣除第一期利息。如借款人违约,该集团就采用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提起诉讼要求被害人偿还虚高借款或以恶意垒高债务等方式,以实现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同时,该恶势力犯罪集团还通过聚众赌博的方式获取非法利益。

宁海县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赌博罪将刘天欢等18人向宁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宁海县人民法院以上述罪名数罪并罚,判处刘天欢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四百万元,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其他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至八年不等的刑期。

【典型意义】

该案是恶势力犯罪集团实施“套路贷”犯罪的典型案例。宁海县人民检察院组建员额检察官办案组多次主动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并建议公安机关查扣了刘天欢名下及其控制使用的银行账户内的资金九百余万元;坚持严格依法审查,准确定性,增加指控诈骗犯罪金额一百四十余万元,为铲除该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经济基础进一步夯实了事实依据。同时坚持深挖该恶势力犯罪集团背后“关系网”“保护伞”,并移送给宁海县纪委监委,宁海县纪委监委已对涉案的宁海县公安局某中层干部作出撤销党内及行政职务的处分决定。


04

【鄞州】金闯等9人开设赌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案

关键词:提前介入、依法从快


向上滑动阅览

金闯等9人开设赌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案

【基本案情】

2015年7月以来,以被告人金闯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在宁波市鄞州区五乡镇区域内长期开设赌场,为争夺赌场地盘,谋取非法利益,金闯等人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暴力性犯罪,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鄞州区人民检察院以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将金闯等9人向鄞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鄞州区人民法院以上述罪名判处金闯等9人有期徒刑十三年至三年十个月不等,并处罚金八万元至二万元不等。

【典型意义】

该案是鄞州区首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涉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检察机关通过提前介入、精准引导,帮助公安机关搭建犯罪集团证据框架。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鄞州区人民检察院十日内完成阅卷、提审和起诉工作,撰写四万余字审查报告,做到了依法从严从快,高效打击。该案的成功办理,体现了检察机关对黑恶势力犯罪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依法快速打击黑恶势力犯罪集团的嚣张气焰、净化社会风气的决心。


05

【鄞州】杨宝宁等4人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案

关键词:恶势力、欺行霸市、优秀案例


向上滑动阅览

杨宝宁等4人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案

【基本案情】

2017年间,以被告人杨宝宁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在宁波市鄞州区东钱湖镇沙家垫村区域内,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迫多人退出夜宵摊经营,并多次实施强拿硬要、肆意打砸夜宵摊,随意殴打夜宵摊主等寻衅滋事行为,影响了该区域多名夜宵摊主的正常经营活动,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鄞州区人民检察院以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将杨宝宁等4人向鄞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鄞州区人民法院以上述罪名判处杨宝宁等4人有期徒刑五年至三年三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五万元至二万五千元不等。各被告人上诉后,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典型意义】

该案是鄞州区首例恶势力犯罪团伙案件。“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该案中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区域内欺行霸市、为非作恶,社会影响恶劣。该案的成功办理,既打击了恶势力犯罪团伙的嚣张气焰,也维护了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和当地经济社会秩序稳定。该案被评为2018年浙江省检察机关扫黑除恶优秀案例。



“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下阶段,全市检察机关将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坚守遵循法定程序、依法准确定性、严防冤假错案的底线,坚持把“打伞破网”作为主攻环节,把办好案件作为重中之重,把提高斗争质效作为努力方向,持续加大深挖黑恶犯罪、“打伞破网”“打财断血”的力度,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断实现新突破作出宁波检察应有的贡献。




综合:宁波检察、甬派